我是你们立志写字的病友锣一

门牌v3.0

门牌导航ver3.0

大家可通过以下相关提示和连接进行跳转,请仔细阅读,么么哒


本站/

就是一个贴公告倒苦水的树洞这样


堆文站/

日间习作(一般向/正常向/恋爱向/严肃向等)

※主APH/DN/各种小说、影视剧衍生二次创作/VVV/……

※以后一般将不再对涉及体育运动类的ACG作品进行二次创作,do not ask me why,no reason!(不过有好心人愿意投喂我真卷/影国/及菅我简直能高兴哭嘤嘤嘤

※本站支持【三题作文】的功能,你给我三个关键词+指定一个角色,不违反第二条的原则性问题我都写给你,来玩嘛_(:3

※有可能三不五时有奇怪的莫名其妙的原创来刷屏,...

我在北极圈,抬头看极光。

【存档||APH】Caresse sur l'océan(西贝,法贞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Caresse sur l'océan 海面上的清风

.0.
他睁开眼地时候,昏黄的烛光让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无法言明的晕眩感,他挣扎着扶着太阳穴从硌得他被生疼的硬床板上坐了起来,脑海里空洞的苍白令他感到无力又恶心,忽然,他听到有人在他的门口惊呼了一声,他抬起头,带着一丝侥幸一般的虚弱笑容问道,“这是在船上吗?”
不知所措地侍女忽然沉默了一会儿,她红着眼眶,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的轻声说道,“不,这里是您的家,我的大人。”
安东尼奥呆呆地坐了一会儿,随后柔和...

【存档||APH】远雷(耀燕亲情向,丝路组)

远雷


.0.

    “人活着总是孤独的,所以不要回首来时的路。”王春燕记得那个时候他站在落日前头,红色的太阳非常刺眼,甚至让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轮廓,她想要说些什么,却觉得喉口被哽住了。就在她有些为难的时候,他已经再次迈开了步子,很慢很慢地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春燕是记得那天他穿着青色的衣服被阳光染成了橘色,这让她很是担心——那个人的衣袖会不会突然烧起来?


.1.

    正值夏日,王春燕看着慢慢暗下来的天色暗忖着会不会下雨,而院子里头那...

【存档||APH】DAILY LIFE(普中心/严肃向/城拟有一篇)

谢天谢地我找到了,谢谢QAAAAO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the letter

写给亲爱的阿西:
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不得不说,这个时刻最靠谱的事还是给你们写一封信。
你看,我的朋友们,我并不知道我的人生竟然会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结束,现在的我身体衰弱甚至不得不每天花上好多时间躺在床上,尽管羞于承认,但我还是得说,我也许只能走到这里了。
我没有什么好多说的,也没什么好辩驳的,在过去的岁月中,我的每一天都如实的记录在我的日记中,我愿意以此为证接受上帝的审判。如果对我心存疑虑,那就去看我的日记吧,去看吧,尽管去看吧。
我想交代的事情是关于肥啾,我亲爱的阿西。
我已经很久没看见过肥啾,不知道他是否还好。我记得最...

【存档||GEM】以宝石之名(下)(阅读提示请见上篇,谢谢)

——————


Turquoise (松绿石)

.0.

他的眼睛就像是绿松石一样,茫然而浑浊,好像所有的光芒都无法将它们穿透。

弗朗西斯坐在防空洞边上,他有些好奇地看着被推搡出来的年轻士兵——他的眉毛非常粗,前两天的雨水把泥巴牢牢地黏在了上头,看上去滑稽而又狼狈。弗朗西斯不禁猜测起来原来他们是否是浅金色——要知道,他的头发在来到前线之前就是浅金色的,拜漫天的硝烟和糟糕的天气所赐,它们现在看上去灰溜溜的直叫人想要嘲讽一番。

弗朗西斯把心神放回到那个年轻的士兵身上,他被推搡着往前走,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虚幻,弗朗西斯可以断言这个家伙从小一定受到极好的家教的熏陶——在这种情况下...

【存档||以后修】GEM——以宝石之名(APH/严肃向)(上)

存档,两年多前的原文


GEM

     ——你唯一热爱战争的理由是你并未参与其中。(by佚名)


——————


Verdelite(绿碧玺)


.0.

  其实阿尔弗雷德对自己生活的反思源于一场葬礼。


  那是一个叫亚瑟.柯克兰的英国佬的葬礼,其实阿尔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,倒是马修对他有些记忆……顺带一提,马修是阿尔的表弟。

  说起来,阿尔对伦敦的天气有些头疼——这里没有他所居住的新大陆的明媚阳光,天气总是阴沉沉的,偶尔有个晴天也是说翻脸就翻脸——就像是...

1 / 3

© HOMEPAGE | Powered by LOFTER